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计划失败的幕后故事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02-04 22:56

  

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亚马逊表示,该公司已在40个州投资了2700亿美元,并创造了50多万个就业机会,为员工提供了富有竞争力的工资、福利和员工培训机会。我们与全美国数百个社区合作,为他们带来了新的就业机会和投资。像许多其他公司一样,我们有资格获得由城市和州政府创建和监管的旨在吸引新投资者的激励政策计划,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投资会产生长期的红利,如促进就业、发展新的经济机会和增加税收等。”

尽管亚马逊努力在内部控制运营,但其影响蔓延到了其他部门。据一位接到投诉的人士透露,市和州官员私下向他们在亚马逊的联系人抱怨说,这次竞标活动是对公共资源的巨大浪费。这位知情人士说,市长和州长们表示,他们还有其他企业对他们所在的城市和州真正感兴趣,并恨恨地说亚马逊把所有城市和州都牵动起来了。

2014年,当马斯克从内华达州获得13亿美元补贴,用于开设一家巨大的电池工厂时,亚马逊CEO贝索斯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这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表示很羡慕马斯克,他居然能够让西部五个州相互争夺数千个制造业工作岗位;他想知道为什么亚马逊甘愿接受相对微不足道的政府补贴。

据四位知情人士透露,这是贝索斯经常会谈到的一个话题。然后在2017年,亚马逊的一名高管发来了一封贺电,祝贺他的团队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政府补贴,以鼓励亚马逊在辛辛那提附近建造了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航空枢纽。结果,这个微不足道的政府补贴惹恼了贝索斯,让他更加坚定了尝试新战术的决心。

有在全国各地谈判经验的员工预料到了可能会产生的问题,但他们发出的危险信号被那些急于用新的战术取悦贝索斯的人忽视了。据知情人士透露,第二总部计划团队成员行事隐秘,与公司其他部门隔绝,他们沉浸在新闻头条和喧嚣中,并说服自己,亚马逊在任何地方都会受到欢迎。

▍因傲慢而害了自己

亚马逊因未能讨好纽约政界人士而广受嘲笑。为了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记者采访了12名熟悉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的人。他们讲述的故事,第一次在这里呈现出来,描绘了一支因傲慢而害了自己的团队。贝索斯对他认为的微薄的政府补贴感到失望,促使高管们吸取多年来的教训,转而开始毫无歉意地呼吁减税和其他激励措施。

在亚马逊争取大幅减税成为国际新闻后,这种挫折感蔓延到了北美以外。亚马逊的一位高管警告说,在该公司正试图扩张的欧洲,当地官员询问,贝索斯还需要多久就会要求他们减税。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担忧一直蔓延到了亚马逊AWS云服务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

【编者按】马斯克曾诱使美国五个州参与竞标战;贝索斯效仿马斯克将向整个北美开放他的第二总部竞标计划,即使该公司不太可能在加拿大或俄亥俄州哥伦布市设立第二个总部。

▍“难的是赢得民心”

▍大张旗鼓搞竞标活动

2018年1月的一天晚上,团队成员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第二天一早到办公室报到。现在是时候削减200多名第二总部竞标者名单了。胡斯曼提醒团队,任何向媒体泄露信息的人都将遭到指控和解雇。他们每个人都负责给其中一些城市官员打电话,并告诉他们说他们提交了一份有吸引力的提案,但却没有入围。据打电话的人说,就像求职者一样,沮丧的官员们感谢亚马逊的考虑,并试图弄清楚他们为什么没有被录取。

亚马逊举行了紧急会议,试图弥合分歧。甚至有传言称,亚马逊已经投降,同意在员工工会运动中保持中立。最后,亚马逊将放弃在纽约建总部的消息留到了情人节,称“一些州和地方政界人士已明确表示,他们反对我们的存在,不会与我们合作建立推进该项目所需的那种关系。”

文章转载自腾讯科技,原标题《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计划失败幕后:贝索斯大张旗鼓搞竞标活动 失去人心》,供业内人士参考。

▍不满情绪蔓延

布拉默说:“我很生气,因为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已经决定了,没有人费心告诉当地民选官员或其他与此有很大利害关系的人。我们被排除在这一进程之外。”

因此,当亚马逊在2017年9月启动第二个总部的选址活动时,该公司明确表示,它正在寻求美国政府的激励政策,以换取它投资50亿美元建总部并雇佣5万人。这场引人注目的真人秀风格的竞标活动引发了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吸引了北美238个城市参与竞标,并以亚马逊决定第二总部设在纽约和弗吉尼亚州而告终。然后,政客们开始猛烈抨击纽约给亚马逊提供的高达30亿美元的激励政策,最后贝索斯无奈之下退出了纽约。

2018年9月,高管们决定将新总部分配给纽约和弗吉尼亚州。在上市之前,亚马逊悄悄地将这两个地点的房地产交易和政府协议捆绑在一起,因为考虑到如果媒体听到风声,当地的房地产价格可能会飙升。事实证明,在纽约,在没有建好联盟之前就搞保密工作是致命的。当消息最终泄露时,议员吉米-范-布拉默(Jimmy Van Bramer)的手机被打爆了。布拉默一致支持吸引亚马逊,但当他意识到亚马逊、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和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将他和其他地方官员排除在这一过程之外后,他很快就成为了反对者。布拉默向州长和市长要求澄清,但是却没有被理会。得知亚马逊根本就不计划寻求市议会批准后,他的愤怒情绪增加了。

贝索斯决定以不同的战术来处理第二总部选址的事情。这不仅仅是马斯克在内华达州获得高额补贴的经历让贝索斯一心想要获取更多的政府补贴。他还发现,波音公司在2013年赢得了华盛顿州87亿美元的补贴,结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不仅没有增加反而还缩减了员工规模。与此同时,亚马逊尽管雇佣了数千人,但却从没有获得州政府的高额补贴,并与西雅图市议会发生了争执,西雅图市议会指责该公司让城市生活成本变得过于昂贵。

据熟悉他们想法的人士透露,这种傲慢的态度至今仍然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美国各州的城市官员,他们感到受到了亚马逊的操纵。与此同时,一个由两党州议员组成的小组正在考虑一项互不侵犯协定,以叫停围绕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产生的税收激励政策竞标战。

直到2018年12月,胡斯曼出现在市议会面前作证,不断遭到嘲笑和打断,这种敌意才完全浮出水面。回到西雅图,亚马逊人难以置信地观看了直播,互相发短信谈论胡斯曼是如何表现得像机器人一样,那一幕太不真实,脱离了现实。胡斯曼反复扯到就业数字和经济发展等话题,但这并不足以使该项目变得人性化。当他说,如果员工试图组织工会,公司将不会保持中立时,最终的临界点出现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纽约的政治气候,在那里,工会看门人和劳工的孩子们被选举出来管理这座城市。亚马逊的谈判策略——内部概括为“去你的,我们是亚马逊”,在这里遭遇了滑铁卢。

多年来,随着公司开始在美国各地的城镇建设仓库,亚马逊的经济发展团队遵循了一个老套的流程——在内部被称为“欢迎彩车”。为了减轻人们对交通、工作条件以及与当地夫妻店竞争的担忧,亚马逊高管们召开了信息咨询会议,邀请居民和利益相关者参加会议并交流。有时,亚马逊会安排城市官员亲自前往其他城市考察参观其仓库,并与当地员工和政府官员交谈。在此期间,亚马逊公关团队与愿意告诉媒体为什么支持该项目的倡导者建立了亲密关系。

据知情人士透露,入围的20家公司与现有的25个潜在地点名单基本一致。据一位参与该项目的人士透露,亚马逊留下了像印第安纳波利斯和哥伦布这样的较小城市——尽管几乎没有团队成员认真对待它们,因为这样做可以帮助亚马逊传递出一个信息,即所有城市都有机会。保持竞争狂热比进一步缩小名单更重要。在削减数百个社区后,第二总部选址团队内部的主流情绪是:整个过程是艰难,但也是必要的。他们大多人松了一口气,因为离完成选址又近了一步,并在华盛顿办事处的厨房里用啤酒和葡萄酒进行了庆祝。

据知情人士透露,除了争取政府对第二总部的慷慨补贴之外,贝索斯还告诉他的团队,要为亚马逊的其他项目寻求1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政策。这位知情人士说,亚马逊的经济发展团队在过去几年中每年都未能实现财务目标。亚马逊的一位女发言人驳斥了该公司有争取政府激励的目标的说法。

据一位熟悉整个过程的亚马逊高管称,亚马逊代表寻求与市和州官员会面,但吉亚纳里斯拒绝了,布拉默也只与他们见过一次面。这名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没有让市议会参与整个过程,因为获得市议会的批准需要数年时间,而哈德逊庭院重建等其他主要项目已经通过了该州的审批。此外,这位知情人士说,亚马逊的代表在参观第二总部选址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尽管如此,贝索斯仍然可以从第二总部选址活动得到一些安慰。根据监督组织Good Jobs First的数据,多亏了弗吉尼亚州给予的7.62亿美元的补贴,亚马逊累计获得的政府补贴距离特斯拉累计获得的24亿美元政府补贴仅差1亿美元。

但反对者很快就被要求闭嘴,并被派去从事其他项目的工作。团队的其余成员认为,任何影响都将是短暂的,并将被亚马逊的巨大投资规模所掩盖。

在公共政策负责人布莱恩-胡斯曼(Brian Huseman)和经济发展总监霍莉-沙利文(Holly Sullivan)的带领下,亚马逊第二总部团队征用了华盛顿的一个小办公室,并撤退到幕后进行操作。据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这个办公室的窗户被遮住了,胡斯曼警告称,任何非团队成员,若进入房间就会受到惩罚。信息受到严格控制,以防止泄密。

康涅狄格州温莎市长唐-特林克斯(Don Trinks)回忆起亚马逊在2016年在哈特福德附近的小镇开设仓库之前是如何缓解焦虑的。当该项目的消息传出时,居民们对亚马逊运货卡车对交通的影响感到恐慌。亚马逊在镇上举办了会议,并回答了每一个问题。担任市长近20年、拥有一家小餐馆的特林克斯表示:“公众的看法是,像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进驻我们的小镇,会摧毁我们的小镇,但事实并非如此。”他说,“他们的对外联络工作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回答了这些尖锐的问题,对一切事情对答如流。”

当吉亚纳里斯被推荐担任该州公共当局控制委员会(Public Authority Control Board)的一个席位时,亚马逊第二总部的命运注定了。该委员会有权影响这笔交易。吉亚纳里斯从未被确认担任这一席位,但他的提名改变了游戏规则。吉亚纳里斯说,他之所以要求这一任命,是因为“亚马逊项目在我的选区,我认为这是唯一可以用来发挥我的影响的工具。”

据外媒报道,对于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激起美国五个州竞标其电池工厂并获得巨额补贴,世界首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流露出来了无限羡慕之情。因此,在亚马逊进行第二总部选址时,他决定整个北美大张旗鼓地搞竞标活动,以获得高额的政府补贴。

得知亚马逊将获得补贴,包括政府拨款5亿美元支付其新总部的费用,他进一步被激怒了。那一周,布拉默前往波多黎各,在那里他在El San Juan酒店的大堂遇到了纽约州参议员迈克尔-吉亚纳里斯(Michael Gianaris)。在喝了一杯啤酒后,他们发泄了一下不满情绪,并同意一致反对这个项目。这两个人得到了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联盟的帮助,该联盟长期以来一直认为亚马逊的网购业务对其成员企业构成了威胁。更让紧张局势加剧的是,亚马逊在斯塔滕岛的一个新仓库,有一些工人想在那里组织成立工会。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之所以提出建设第二总部,是因为它意识到,多年来,亚马逊在全美国各地一声不响地开设了很多办事处。贝索斯的高级管理人员认为,亚马逊最好选择建造一个能够容纳未来十年人才需求的总部。据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一直在悄悄地寻找城市,并已经确定了25个可以容纳约2万名员工的城市。该公司本可以削减这份名单,并与精选的竞标城市进行谈判。但是,这一次贝索斯没有一声不响地进行,而是大张旗鼓地搞起了竞标活动。马斯克曾诱使美国五个州参与竞标战;贝索斯将向整个北美开放他的第二总部竞标计划,即使该公司不太可能在加拿大或俄亥俄州哥伦布市设立第二个总部。

回顾过去,亚马逊的一些员工表示,他们不应该盲目地认为亚马逊会受到所有地方的欢迎,但他们仍然看到了在弗吉尼亚州创造2.5万个工作岗位和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创造5000个工作岗位的成功迹象。其他参与这一过程的人说,高管们把保密工作放在建立联盟之前,这样做束缚了他们的手脚。其中一人表示:“就激励措施进行谈判很容易。但难的是赢得民心,而亚马逊没有做任何事来赢得民心。”

包括房地产主管约翰-舍特勒(John Schoettler)在内的一个团队起草了一份建议书,强调了要有直达西雅图的航班和好大学这样的必备条件。“激励政策”一词被使用了21次。一些团队成员退缩了,担心亚马逊会因为贝索斯的财富而给人留下贪得无厌的印象,更不用说引发一场关于收入不平等的全国性辩论了。他们知道官员们无论如何都会提供减税优惠。赤裸裸地要求激励政策会让亚马逊被指责太贪婪。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